银渊千尹

背景来自 林晏一 这位太太w
励志做个把自己甜死的人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临界线

临界线(九)

 

学生会长安×不良少年雷

其他cp有瑞金,丹狐,凯柠,雷祖,佩帕佩

ooc有

感谢你无意之中的翻阅

          
安迷修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自己家卧室的床上。
他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心里一凉——昨天的事他几乎都没印象了。
唯一记得的只有雷狮说他不喜欢格瑞。
然后呢?
他好像是表白了。
雷狮是什么反应?
又好像没有表白就直接倒下了,累斯又是什么反应?
安迷修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他仔细回想着但一无所获。
这次再见的雷狮他该是什么表情?
安迷修猛一抬头又发现了一件大事——他上学要迟到了。

当安迷修半死不活的瘫在座位上时,他偷偷瞄了一眼雷狮的位置。
目光交汇的一瞬间,雷狮忽然猛地别过脸去。
安迷修注意到,雷狮的脸似乎带着点红晕,很是可疑。
我难道表白了?
安迷修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试探性的朝雷狮的位置瞄了一眼。
又一次的视线交汇。
他这是同意了?
安迷修心下一喜,但接着他发现雷狮冷哼了一声,又扭过头去。
这种自相矛盾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安迷修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崩溃。
傲娇的人真是难懂——by要被媳妇态度逼疯的安迷修会长。

他整整一天的课都没怎么听进去,脑子里想的全是雷狮和他那天在的酒吧到底有过怎样的对话。
然后他就被老师喊出去罚站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上课走神的代价挺严重的。

到了晚饭时,他终是下定决心,约雷狮在天台上见面,雷狮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回了他一个不轻不重,不咸不淡的“嗯”。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样了啊啊啊!安迷修内心咆哮着,他明明是参与人员,却连自己究竟做了什么都不知道,真心崩溃。雷狮站立着,眺望着逐渐西沉的落日,晚风一吹,它长长的头巾被风扬起,落日余晖给洁白的头巾渡上一层金边,他整个人的影子好似被很长很长,显得空旷又寂寥。
安迷修有些恍惚,他记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雷狮的场景,同样的时间和地点,同样的两个人。
雷狮察觉到他的到来,转身看着他:“有事?”
安迷修准备好的疑问都被他这一句话,给硬生生地堵在了喉咙里,然后又消失的无影无。
因为他突然间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不管哪天他到底说过什么,雷狮又到底是以怎样的态度来看待他的这段感情,他觉得这些通通都不重要了。
他会再一次表白,然后等待雷狮的答复,他要在这个一切缘分开始的地方给雷狮一个完美的表白他要完完整整地说出自己的内心所想。被拒绝也罢,他要为这段暗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告诉雷狮——自己一直爱着他。
安迷修笑了一下,移步到雷狮身旁,他没有看着雷狮,而是望着远方的天际,又像询问,又像自言自语般地开口:“雷狮,你知道这里对我的意义吗?”
雷狮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这里很重要啊,对我而言是整个学校,不,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地方。”安迷修转过头望向他。
“因为这里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地方。”
雷狮有些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安迷修微笑地摇了摇头阻止他开口。
“在我刚入学不久我就找到了这个安静无人打扰的好地方。”安迷修闭着眼睛在细细回忆,“我经常一个人在这里来,一个人在这里吹着晚风看晚霞落尽。”
“有一天,我在天台的边缘处看见一个陌生的人。”
“那里很危险,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从天台上摔下去,我想去拦住他,但我又觉得这样出众的人是不会就这样死去的。”
“‘出众’”雷狮挑眉。
“对,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带给我的感觉。我只觉得他坐在那里的气场就像是一方君王俯视在他的国度,又像是不败的狮子注视着他的猎。……总之,在我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我就深深的被他吸引了,全世界的光似乎都集中到了她
他的身上,他看起来像是如此的神圣不可接近。我感觉到我的心脏前所未有地剧烈地跳动着,那似乎是灵魂的共鸣。”安迷修的脸上一直带着浅淡而又幸福的微笑。
“此刻在回想起那种感觉我觉得应该叫做——一见钟情。又或者说,‘一见钟情’这个词就是为了那次相遇而量身定制的。我,感谢着上天,因为他给了我这次的遇见。”安迷修又一次睁开了眼睛,这次他注视着雷狮,眸子里是将要溢出的眼睛温柔。
他轻轻地开口,语气虔诚又幸福:“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遇见。”
“我喜欢你,雷狮。”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