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背景来自 林晏一 这位太太w
励志做个把自己甜死的人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临界线

临界线(八)

 

学生会长安×不良少年雷

其他cp有瑞金,丹狐,凯柠,雷祖,佩帕佩

ooc有

感谢你无意之中的翻阅

          

虽然日子苦了,但生活还是得照样过。

废话,不然你想造反吗。

安迷修推开教室的门,有气无力地冲班里的众人打了一个招呼:“早。”

他扫视了一圈教室,发现雷狮不在,而他的海盗团正安安稳稳地坐在座位上。

雷狮……他去哪了?安迷修微微垂下眼帘。

突然,卡米尔站在了他的面前。

“大哥去了‘归岸’。”

“‘归岸’?”安迷修觉得这名字很耳熟。

“离学院最近的酒吧——‘归岸’。”

安迷修眼皮一跳。

“他去了多久?”安迷修的声音有些发涩。

“昨天和格瑞打完架之后,一直没回来,也不允许我们过去。”卡米尔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雷狮不允许他们跟去,卡米尔只好把照顾兄长的任务交给了迟钝到极致的学生会会长大人。

 

“安迷修,丹尼尔主任喊你过去一趟。”凯莉叼着棒棒糖出现在门口。

“好的。”安迷修放下书包,然后走出教室。

“迟钝的家伙,你可给我长点心吧,换做是我……切。”经过凯莉身边时,安迷修听见了她那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丹尼尔看着安迷修,神色严肃。

“安迷修会长,我想知道雷狮去了哪里。”

“他,他……”

“我这边没有收到关于他请假的消息,他的离校是违规的。”

安迷修只能听见自己心里“咯噔”了一下。

“安迷修会长,雷狮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我看着呢,不会出现问题的。”对不起,师傅,我许下了近似谎言的承诺。

丹尼尔的眸子沉了沉。

最终,他一挥手:“我给你一天的特殊假期,务必将雷狮带回学院。”

“是。”

 

安迷修讨厌酒吧这种喧闹嘈杂到过分的地方,若在平时,他不会也不允许自己出入这种地方的。

可是如今,雷狮在里面,他要带他出来。

你若是乘风破浪驰骋于大海的航船,我来引领你回到正确的岸边。

 

时间是早上的缘故,酒吧里人很少。

安迷修看到了坐在阴暗角落里的雷狮,在雷狮面前的桌上摆了不少空的瓶瓶罐罐。

“别喝了。”他夺下雷狮手中的酒瓶,沉声道。

雷狮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挖苦一般地笑了:“怎么,学生会会长大人竟然也会来酒吧这种地方吗?”他的紫眸暗了暗,声音更加讽刺:“莫非是我这恶党有此等荣幸值得您如此屈尊?”

安迷修定定地注视着他,然后开口:“雷狮,告诉我不是你伤害了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雷狮笑得张狂,“安迷修,你以为你是谁!”

“不过我也可以考虑告诉你。”话锋一转,雷狮从旁边拿出了一瓶未开封的新酒。“来都来了,不喝点总是白来一趟吧?那么会长大人,一瓶酒换一个答复,换多少全凭您的本事——您觉得这个交易如——何——呢——”他拖长了尾音,在安迷修面前晃荡着那瓶酒。

安迷修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喝过酒,因为他知道那不是他应该碰的东西,酒精会侵入他的神经,麻醉他的意识,是他整个人都不能保持清醒。

但他打开了那瓶酒,直接灌了下去。

“金是不是你推下去的。”酒很烈,安迷修瞬间就觉得自己的步伐变得摇晃了起来。

雷狮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现在这幅样子,然后点了一下头,声音在安迷修听来如恶魔的低语:“是。”

“为什么推他?”又是一瓶酒,安迷修感到胃里翻江倒海。

“我讨厌他。”

安迷修又挣扎着再喝了一瓶,身体不听使唤使这个过程变得异常漫长。

“你……喜欢格瑞吗?”

雷狮眉毛一挑,不可置信地看向安迷修,缓缓开口:“不喜欢,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喜欢上那种家伙。”

安迷修只觉得喜悦冲昏了头脑,虽然他现在脑子的确也不怎么清醒。

“真的?”雷狮扫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你可别真是个傻子吧安迷修。”

安迷修没有理会雷狮的嘲讽,他很是得寸进尺地问了一句:“你喜欢的人是谁?”

雷狮一指桌上的酒:“这个问题,可不止一瓶酒。”

安迷修却没有如他所愿地继续喝,而是走到雷狮身前,弯腰俯着身子,双手按着雷狮的肩膀,凝视着他的双眸一字一顿地开口:“雷狮,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

雷狮不满地想挣脱出来,安迷修的力气却大得吓人,死命按住就是不让他动,雷狮被按疼了,狠狠地一瞪安迷修:“白痴安迷修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是我吗?”

“什……么?”雷狮一愣,挣扎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我吗?”安迷修的声音变得轻柔得近似梦呓。

雷狮没有开口,只是低下了头。

“雷狮,我,我啊,我喜欢……”话还没说完,安迷修整个人直直地倒在雷狮的怀中。

雷狮呆了几秒,然后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真是的。”他认命似的叹了一口气,“不会喝瞎逞什么能啊……”

 

评论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