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背景来自 林晏一 这位太太w
励志做个把自己甜死的人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临界线

临界线(七)

 

学生会长安×不良少年雷

其他cp有瑞金,丹狐,凯柠,雷祖,佩帕佩

ooc有

感谢你无意之中的翻阅

那可能是安迷修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之一。

格瑞——标准的好学生在和人打假。

而和他打架的人,才是安迷修不愿意甚至不敢去看的理由。

明明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不断地祈祷着,但神仍然是没有听见他绝望的哀求。

雷狮的眼角似是被什么割出了一条裂口,通过那道裂口,安迷修看见有鲜血渗出。

安迷修觉得心里一直揪心地疼。

为什么?是因为看见雷狮受伤了吗?

还是因为雷狮一遍打架一遍讽刺着格瑞对金的喜欢?

如果雷狮真的喜欢格瑞,那么那些嘲讽的言论听起来更像是雷狮的自嘲一般;如果雷狮真的喜欢格瑞,那么那些话就似是重锤一下一下地敲打在他的心上;如果雷狮真的喜欢格瑞……

安迷修的眼睛一瞬之间竟然模糊了,他有些迷惘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连伸出手制止都忘记了。他的内心不断地重复着一个问题——他该怎么办?

曾经一直是模糊不清的感情在一刹那之间变得明朗起来,并被无限倍地扩大,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陈诉着事实——让安迷修自己都难以置信但却无法否定一丝一毫的事实。

喜欢他。

自己喜欢恶党。

安迷修喜欢雷狮。

这份感情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来势汹汹,将他的理智一时之间被冲得七零八落。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才好?

他有些呆滞地站在原地,当他发现雷狮有危险时身体像是本能反应一般又像是被编排好的程序一样。总而言之,他冲向了雷狮,猛地将他揽入怀中,用后背挨了一击。

格瑞虽然及时收力但力度还是不轻,格瑞向后退了几步,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安迷修,拳头松开,不好意思地转过头,低声地开口:“抱歉。”

安迷修没有回应格瑞的歉意,他只是直直地盯着怀里有些许慌乱的雷狮,轻声开口:“雷狮,停手吧。”

雷狮一愣,紫色的眸子中充满不甘地朝安迷修瞪来。

“雷狮,停手吧。”安迷修重复了一遍,“不值得。”

“不值得?”雷狮像是被这几个字刺激到了一般,愤怒地冲安迷修开口:“安迷修你懂什么!你个白痴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的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格说我所做的一切都不值得啊!”

安迷修看着声嘶力竭的雷狮,垂下了眼帘,手有些无力地滑落下来,结束了这个拥抱。

安迷修却是没有想到雷狮一旦用情便不可遏制,他以为凭雷狮从骨子里透出的狂妄与傲慢,是绝对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地喜欢一个人的。

可现实,雷狮浑身都轻微地颤抖着,是愤怒,也带着不甘和自嘲的意味,安迷修甚至觉得雷狮那双透亮如紫水晶般的双眸比平时要更加璀璨——兴许是盛有某种晶莹的液体的缘故吧。

能让他这般傲气的人变成这般模样的,也就只有他的爱了吧。

安迷修的心像是被施以绞刑一般,那些绳索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紧,心像是被勒出了滚烫的鲜血——他正在被自己对雷狮的爱勒得喘不上气。

“抱歉,是我的错,但我并非不懂。”

雷狮的脸色一时间变得更难看了。

雷狮推开了安迷修,然后一步一步离开了他的视线,雷狮所走的每一步都像是重重地踏在他的心上。

安迷修没有开口,格瑞也没有制止。

他们其实都是足够理智的人。

“抱歉。”格瑞再一次低声道歉。

“不扣你的分,下次记住别打架了啊。”安迷修故作轻松地开口。

即使可能是自己喜欢的人暗恋的人,安迷修也希望自己能平等地、不含私人感情地对待。

但他还是捏紧了拳头,尽量用轻而冷静地声音开口:“格瑞同学,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能拜托你跟班主任请一个假吗?一节课就可以了。”

“好。”

脚步声渐渐消失,安迷修有些自嘲地牵动了一下嘴角。

“失败至极的处理方式……安迷修你果然是一个感情用事的大白痴。”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还带着哽咽。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和雷狮之间有一条难以逾越的线,这条线虽然看不清摸不着却一直真实地存在着。

那是一条他们关系的临界线,当他跨过这条线,一切又会不同。

可是,他有机会越过这条线,来到雷狮的身边扣响的心门吗?

安迷修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有点累啊。”他无力地垂下手,蹲下身,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之中。

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雷狮的脸,画面转啊转,最后停留在雷狮一步一步离他远去的画面。

“我该怎么办……”

 

 

Ps:这里安雷是互相误会的,安认为雷喜欢格瑞,雷认为安喜欢金。

两个笨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