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背景来自 林晏一 这位太太w
励志做个把自己甜死的人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临界线

临界线(六)

 

学生会长安×不良少年雷

其他cp有瑞金,丹狐,凯柠,雷祖,佩帕佩

ooc有

感谢你无意之中的翻阅

时间过得真够快的。

安迷修划掉了昨天的日期。

“马上就要到期中考试了啊。”他看着日历。

 

“安迷修会长!”一个充满了活力与元气的声音。

“嗯?”安迷修惊喜有意外地转过头去,在这个学院里面竟然会有尊敬地叫他会长的人,真是亲人啊。

“早上好!”金笑嘻嘻地看着他。

“早,呃,格瑞同学呢?他没有和你在一起吗?”安迷修发现金的周围并没有格瑞那张冰山脸的出现。

“找到了金也就找到了格瑞,同样的,格瑞去哪金也就跟去哪。”这是凯莉的原话,安迷修也深知这个道理。

“他帮老师批改试卷呢!”金骄傲地回答。

虽然理论上和金没有关系,但安迷修就是觉得金满脸都写满了“骄傲”二字。

“那么,你找我有事吗?”

“呃,被看出来了啊……”金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其实比起金找他的缘由,他突然间更好奇金为什么来找自己而不是格瑞。

呵,腐男。

“那个,不是要到期中考试了吗……”金有些紧张地捏住衣角,“我,我想请会长来帮我补习一下,因为,因为我的成绩太差了。”他的声音越说越小,神情也越来越低落。

“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的!我保证!”金抬起头,“而且,如果不愿意,请,请不要告诉格瑞……”

“为什么?”

“因为,因为……”金又低下头,伸手拉低了帽檐,“他每天要辅导我的功课很辛苦,但我的成绩还是很不理想,我既不想让他的辛苦白费,也不想让他更加辛苦。”

想好好学习又不想麻烦格瑞。

安迷修总算是读懂了金的意思,他低头看着满脸窘迫的金,忍不住轻轻地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金的肩膀:“我帮你,只要你下定决心努力学习,取得好成绩可完全不是问题啊。”

安迷修的声音总是很让人安心。

金笑了起来:“谢谢会长!”

“不用谢的,嗯,该回教室了。”

“好!”

两人向二班教室走去。

但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不远处,有个原本向此处走来的人停下了脚步,伫立在原地看着他们。

那人咬了咬嘴唇,似是怨恨又更像是不甘。

 

金的天赋其实很高,安迷修总算是安心了一点。

如果坚持下去的话,期末一百名以内竟不成问题。

“天才这种东西,可真叫人羡慕啊……”

“金。”

“格瑞!”金以每秒五千米的速度向格瑞冲了过去。

格瑞从容地伸出手轻轻地抵住了金的额头,看了看安迷修,又把目光放回了金的身上,冷冷地开口:“已经放学了,你们还在教室里干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金慌乱地挥动双臂,“格瑞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安迷修觉得格瑞的冰山脸又暗了几分。

是光线的原因吗?

“格瑞你相信我我和安迷修会长两个人真的,绝对不是偷偷摸摸在一起的!”

好吧不是光线的原因,安迷修隐隐地预感到格瑞要杀人了。

“咳,格瑞同学。”想着由金来解释一定会越解释越混乱,安迷修想了一下理由然后开口:“今天是我值日,金同学不过是帮我一下而已。”

格瑞瞥了一眼墙上的执勤表,今天确实是安迷修值勤。

他的神色瞬间缓和了不少,扭过头对金说:“回家吧。”

“嗯!”金点点头,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

“安迷修会长再见!”金跟着格瑞走了几步,又回头朝安迷修挥了挥手。

“再见。”他有气无力地朝金挥了挥手。

“回去吧,今天照样是心累的一天。”安迷修起身收拾书包。

突然之间,他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望向教室门口的方向。

“没什么啊,被他们折磨到精神衰竭了吗?”安迷修碎碎念着走出了教室。

 

第二天。

“安迷修会长!”

“早啊……欸?抱歉你哪位?”

“我是金的……朋友,我……我叫紫堂幻。”少年大口地喘着气,用手扶正了眼镜。

“有什么事吗?慢慢说别着急。”

“金,金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是被人推的!”

“他现在怎么样?”

“格瑞送他去医务室了,我,我没有看清那人是谁……”

是谁……

安迷修皱了皱眉。

但他的心里,突然间有了一个答案。

“拜托了,可不要是你啊……”他喃喃着,“我不想用这么复杂的心情,去面对你啊。”

 

不远处,格瑞找到了安迷修的答案。

“为什么要伤害他。”

“本大人乐意。”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Ps:下一章超虐


评论
热度(6)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