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甜党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浅生。渊羽(喻队庆生番外)

﹡渊羽为喻黄视角
﹡可能剧透很多
﹡浅生系列

笑着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
喻文州便是如此。
世人皆知蓝雨阁少阁主温文尔雅,总是轻笑着的他,在人们心中一直是一个宠辱不惊,永远谈笑自若的人。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隐藏着怎样让人怜惜的过去。
身为蓝雨阁的少阁主,蓝雨阁未来的继承人,他从小就被家族施以强压措施,从刚刚会走路时,就被家族的长老们日复一日地灌药汤,泡药浴,以此来增强他的灵力体制,让他有着更强的感应灵力的能力,以此来促进他成为术医。
每次被灌药汤,泡药浴时,喻文州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骨骼被拆散,再重组,感到自己的血肉被撕裂,但家族连惨叫的权利都没有给过他,当他忍不住痛苦叫出声时,就会有人拿着木板敲打他的背,每叫一声,他的背上就会多一条鲜红的血迹,直到他昏过去,不再出声。
就这样,他学会了忍耐。
直到后来他被刺穿胸口,他都没有哼过一声。
十岁成为术医,在大家族中,这是最起码的。
在他十岁那年,“灭神的诅咒”穿过了他的掌心,鲜血飞溅,在手臂上、地上,留下了一行行血迹。
最终,他获得了象征着术医的灵纹。
缠绕的血红色灵纹从右手手背一直蔓延到肘部,像是灵纹继承时留下的血迹。
灵纹并不是不可以隐藏,喻文州一直将灵纹显现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彰显自己术医的身份,他是在提醒自己,这是责任,肩负起蓝雨阁未来的责任。
当他十四岁时,他有了自己的御灵。
御灵是一位活泼可爱的少年,阳光开朗,也是一位剑灵,总是“本剑圣本剑圣”的称呼自己,每到这个时候,喻文州就忍不住揉揉他的头,笑着说:“少天,别闹。”
他的御灵名字叫做“黄少天”,听名字就能感觉到少年满满的活力。他和其他的御灵不一样,他不愿意叫喻文州“主人”,而是唤文州“队长”。“文州你看嘛你看嘛,‘主人’这个称呼好奇怪啊,不是吗不是吗,叫队长多好啊,既能显现出你的英俊帅气,又能显现出我们友好的关系嘛!你说好不好好不好……”
黄少天一念叨起来就个没玩,喻文州只好笑笑答应:“好,听你的。”
“真的吗?文州你最好了嗷呜,我就知道你这么善解人意……”
又个没完了……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
心底的孤寂却被少年的话语温暖起来,就像一道阳光,驱散了内心的阴暗严寒。
十四那年,喻文州初次显现出他的战术天赋,为以后被冠以“战术大师”之名埋下了伏笔。
十八岁生日的前夜,他做出了人生中最疯狂的一件事。
他用通灵之术隐去了自己的身形和气息,和自己的御灵一起离开蓝雨阁,在外面的世界流浪了整整一天。
在这一天即将过去的最后一刻钟,他们回到了蓝雨阁,在蓝雨阁大殿的顶上,喻文州陪着黄少天数着星星。
黄少天很少见的没有说话,喻文州也不开口,就这样静静地陪伴着他。
在这一天的最后一秒时,黄少天终于开口,他看向喻文州,声音却微不可闻。
灵主可以读取御灵的心思,但在那一刻,喻文州没有这样做,他只是看着黄少天笑笑,然后在心里说了一句相同的话。
十八岁,他继承了蓝雨阁阁主之位,却只为向少年许下永远不离的誓言。
黄少天永远记得那天,喻文州在蓝雨阁所有人的簇拥下走上象征阁主的位置,拿起“灭神的诅咒”,吟诵起宣言。
但他最不能忘记的,是那天喻文州颂完誓言后冲他轻轻一笑。
那时,他感觉这个笑里比平时多了一些什么。
后来他才明白,那时一种喜悦,喻文州为终于有能力守护住自己心爱的人而喜悦。
直到后来。
“事成之后,他自然会还给你。”
喻文州的拳头握紧又松开。
他什么都不能做,他不能违抗他的命令,少天还在他们手上。
他不知道,像他那样温润的人,在那时竟会流露出那样可怕的表情。
待一切尘埃落定,他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
“少天。”
少年终于回到了他的怀抱。
“别再离开我。”他的声音竟会颤抖得不成样子。
“嗯。”少年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少天。”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那天星空下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那时的他,没有能力说“爱”这个字眼,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会好好得守护他,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END——
喻队生快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