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背景来自 林晏一 这位太太w
励志做个把自己甜死的人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临界线

临界线(三)

学生会长安×不良少年雷

其他cp有瑞金,丹狐,凯柠,雷祖,佩帕佩

ooc有

这章cp多且杂,多为一句话cp

安哥凯佬损友设定

感谢你无意之中的翻阅

安迷修看着丹尼尔主任。

丹尼尔不紧不慢地饮了一口茶。安迷修眼尖地注意到,那杯子的盖子上有一双狐狸的耳朵,杯子上还印有鬼狐天冲的照片。

安迷修盯着杯子,心里计算着这种材质的杯子定制一个要花掉多少钱,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MD死gay。

“安迷修会长。”丹尼尔开口,但目光却一直注视着杯子上鬼狐天冲的照片,“我做了一个决定,但还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您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我的意见其实根本没有影响吧?安迷修内心吐槽着但还是表面平静地开了口:“主任,是什么事?”

“我记得……你是一班的对吧?”丹尼尔翻了翻桌子上的班级档案,安迷修的名字出现在第二位。“和嘉德罗斯一个班对吧。”嘉德罗斯的名字正是首位。

“是的。”安迷修觉得自己察觉到了什么。

“雷狮是和鬼狐一个班,在二班。”丹尼尔开口。

三句话不离鬼狐天冲……安迷修强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

“你和鬼狐换个班如何?你到二班去,让他到一班来。”丹尼尔微笑着看着安迷修,“这样方便你管理雷狮。”

丹尼尔一笑,安迷修就立刻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丹尼尔的话听起来是为了他考虑,乍一听真的挺有道理的。

但安迷修显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了,丹尼尔那白切黑的性格他也领教过。

细细思考一下,联系背景一下,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丹尼尔虽然是教导主任事务繁忙,但他也是教着一个班——一班,再加上他刚刚有意无意提到的鬼狐天冲……

丹尼尔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过他倒也不怕安迷修看出他真实的意图,又轻轻抿了一口茶看着他。

“马……”丹尼尔开口。

“我答应!安迷修一切听从主任的安排!”安迷修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突然就断了。

丹尼尔沉默了一下,但还是微微一笑把话说完了:“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可以先回教室考虑一下。”

“不过……既然你这么快就答应了,那就这样决定了吧。”丹尼尔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妈……妈呀这么效率吗?”安迷修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一句“妈卖批”给咽了下去,哽在了喉咙里。

“是啊。”丹尼尔继续微笑着。

F*ck。

 

第二天安迷修背着书包站在了二班门口。

他轻轻地推开门,有一件东西迅速从门框上下落,直直地砸向他的头。

“呵。”安迷修轻笑出声,他轻轻松松地接住黑板擦,再一个潇洒的转身丢向了准备看笑话的海盗团四人之一的佩利。

佩利后退一步闪过,但飞来的粉笔灰却是沾了他一身。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佩利恶狠狠地发问,旁边的帕罗斯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然后将手上的灰抖落,再拍了拍佩利的狗头。

“从动机和……”安迷修指着自己的脑袋,自信地笑了起来:“智商上来看,是你提出来的没差了吧?”

其他人会想出这种幼稚的恶作剧方式吗?安迷修扫视了一眼海盗团。

雷狮突然笑了一下。

有什么……

安迷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黑漆漆的手。

“墨汁?!”安迷修惊了。

怪不得刚刚佩利的反应不是直接将黑板刷拍飞而是闪开,原来是为了避免墨汁沾上自己。

与墨汁比起来,那一点粉笔灰根本算不了什么……

“洗不掉的。”帕罗斯笑着开口。

安迷修呆滞了一下,随后飞速移动到雷狮身边,一掌拍向雷狮的脸。

“你们在干什么?”

安迷修一回头,发现安莉洁正站在门口,突然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白痴。”雷狮指着趴在地上的安迷修,狂笑不止。

看我出丑你就这么开心啊?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起身拍了拍灰。

“安迷修你衣服怎么回事?手怎么也黑漆漆的。”凯莉叼着棒棒糖出现在门口,顺手揽着安莉洁的肩。

安迷修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真棒,刚刚拍灰校服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了。

“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凯莉小姐您是一班的吧,来二班所为何事?”安迷修尽管郁闷还是保持着礼貌。

“送送你。”凯莉随手卷起安莉洁的一缕秀发。

鬼才信……

“欸?安迷修?原来你叫安迷修啊,昨天真是谢谢你啦!”金突然出现在门口,他的身后跟着万年冰山脸的格瑞。

“不用谢不用谢。”安迷修摆了摆手。

这场面越发混乱了……

“那啥,该上课了各回各的座位去吧哈哈……”安迷修干笑两声然后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这次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被这么多人看到……安迷修倍感痛苦。

放学后,安迷修发现痛苦来得更猛烈了。

ID名为“星月魔女”的人在学校论坛上发了一篇帖子——《震惊全校!堂堂学生会会长居然做出这种事!嘉德罗斯听了都会流泪!》

热度排名第一。

安迷修泪流满面。

但他知道痛苦的日子才刚刚来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0)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