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背景来自 林晏一 这位太太w
励志做个把自己甜死的人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临界线

临界线(一)

学生会长安×不良少年雷

其他cp有瑞金,丹狐,凯柠,雷祖,佩帕佩

ooc有

感谢你无意之中的翻阅


雷狮很快就开始日常搞事了。

安迷修痛苦地揉了揉眉心,打架可是雷狮每日必做的事。

而且一般人他不打,就像瞧不来他们似的,他就喜欢打成绩排行榜前几名的人。

雷狮和嘉德罗斯,校园两小霸王正在干架呢,这两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种人干脆重新投胎好了……”安迷修小声bb着。

安迷修只能快速向事发地奔去——晚了他们就打完了还怎么管。

安迷修本来不想喊“住手!”,他知道两人都不会听他的,自然不想做出如此失了智一般的举动,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能搬个小板凳在旁白看戏,等两人打的两败俱伤之后再一人给一巴掌拖教务处去交给丹尼尔主任。

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九岁的“弱小”儿童遭到雷狮的“欺负”,于是他还是拖着要死般的尾音喊了一声“住手——”

两人都听到了,但依然打得正欢。

安迷修缓步走到两人身边,躲过嘉德罗斯不经意和雷狮有意为之的拳头,把两人硬生生分开了。

安迷修把左手的嘉德罗斯甩给雷德,然后看向蒙特祖玛:“祖玛小姐,我仍然希望您能及时制止他一些不合理的举动。”话锋一转,安迷修绽开了一个笑颜:“不过我也愿意为您效劳,帮助您约束他。”

雷德咬牙切齿地看着安迷修,蒙特祖玛没有说话,带着嘉德罗斯转身离开。

“嗯,这边就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安迷修歪着头看向早已挣脱开他的雷狮:“你打算让我怎么办呢,雷狮?”

“那打一架怎么样?你打赢了我就任你处置。”

“任我处置?听上去不错。”

“那就——”雷狮直接一拳冲向安迷修面门,“动手啊!”

安迷修侧身让开,伸手去抓雷狮的手臂。

雷狮没让他抓住,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又直指安迷修面门。

“被人举报成打架斗殴可就难办了啊……”安迷修一遍念叨着,一遍从口袋中掏出什么扔向了雷狮。

雷狮想躲开,那东西却缠上了他的脖子。

“唔!”突如其来的窒息感。

“怎么样?我捉住你了,乖乖任我处置吧?”安迷修晃了晃手中的耳机线。

凹凸学院神器之一,安迷修的双剑耳机。

雷狮想扯下脖子上的耳机线,却发现因为缺氧自己几乎抬不起手来。

安迷修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雷狮,笑着蹲下来揉揉他的头:“怎么样,服不服?”

“靠……”雷狮只能挤出这一个字。

“真是一只不听话的小猫呢……”安迷修有些苦恼地偏着头,“这个样子可不会惹人喜欢呢。”

“滚!”雷狮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而安迷修却没有一点松开耳机线的趋势。

“老大!”远处传来了声音。

安迷修转头:“哎你的海盗团来了,你说他们看到你这样……”安迷修得意洋洋的话还没说完,雷狮突然发力一把将他推到在地上,脖子缠着的耳机线也因这激烈的动作松开滑落在地上,但在脖子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耳机线勒出的红痕。

“你不要命了!知不知道如果我没有及时松手你就危险了!一点都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吗!”安迷修看着雷狮脖颈处的红痕大怒。

雷狮被他这一吼震得有些懵逼,但他很快恢复过来恶狠狠地开口:“你以为本大爷会任你拿捏?”

“不是说任我处置的吗?”安迷修懵了。

“混蛋你打赢我了吗!”

“我已经捆住你了啊,你又动不了了还不是一样任我拿捏……”

“安迷修你TM要点脸行吗!有种的就再来打一场,不用你的耳机!”雷狮咆哮着。

“老大,你们在干什么?”佩利站在不远处发问。

卡米尔默默地压低了帽子有些羞涩地转头。

帕罗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啊啊,我好像明白了啊。”安迷修紧紧盯着雷狮脖颈处的红痕开口,“你呀,不过是不愿意在想保护的人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吧。”

极其肯定的语气。

“你,白痴安迷修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雷狮像只受惊的小猫一般匆匆从安迷修身上跳下,走到海盗团附近。“本大爷才没有什么软弱的一面,那种东西,哼,愚蠢至极。那种东西是弱者的表现,我,绝对不可能会有!”雷狮没有看着安迷修,手轻轻地抚上红痕,斜眼瞪了安迷修一下,咬咬牙又“哼”了一声,然后把衣服的领子竖起来遮住红痕。“我才不会有那种东西。”他又小声地加上了一句。

“噗。”安迷修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逞强。”

“好了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就该走了,好好记住教训不要再捣乱了哦。”安迷修起身,手抚过自己的脖颈:“小猫。”

其实安迷修能明白雷狮的感受,他不过是想让雷狮明白,他的海盗团对于这个平日里横行无忌的小霸王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那种感情可以令他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竟然给他上了一次思想品德课啊,我真是……”安迷修看着手中的耳机轻笑出声,“真是太闲了啊。”

但就是想要告诉他啊,有属于他的温暖的存在。

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离家出走,任性也好受气也罢,都应该是受了不少哭吧?

“不够乖的小猫。”安迷修嘴角上扬。

 

雷狮没有去拦安迷修,手刚移动到脖颈处又迅速放下。

现在才反应过来,疼,真的特别疼,像要勒出血来一样。

混蛋安迷修!下手都不知轻重的吗!

“靠。”雷狮扯紧了衣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9)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