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学习原因
淡圈长弧
等我回来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甜党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浅生·月笙(9)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念曾昔。
                                                    ——往昔篇

第九回
    原是瞿唐风间阻,
    错教人恨无情。
    小阑干外寂无声。
    几回肠断处,
    风动护花铃。

苏沐秋看着面前的竹简,揉了揉眉心。
他在学习新的术式。
术医几乎都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所创造出的术式除了极为基础简单的小部分以外,几乎都储存在了竹简之中,留在了自己的家族藏书阁中。
苏沐秋其实也不会什么术式,不过基础的全部学会了而已,若他还是隐居不出,不与大家族有来往的话,那些更为复杂有效的术式他是几乎没有机会学会的,那样的他虽是有着术医的名号,但也会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而被埋没于尘世之间,泯没在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不过,这些术式还是很复杂难懂啊……”苏沐秋有些痛苦地看着面前一堆的“基础”术式的竹简。
“苏先生,少主请您去梅园。”
“啊……好的。”苏沐秋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梅园,便是周泽楷曾与他对话有一棵巨大梅树的院子。
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梅园,苏沐秋轻轻地扣了三下门,待听到门内一句“请进。”之后推门走了进去。
梅园,只有他们两人可以进去的地方,周泽楷有事要与他交谈时都会约在此地。
进了梅园,周泽楷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像往常一样给他推了一杯茶过来。
苏沐秋坐在石凳上,接过茶,微笑着说了一声“谢谢”,慢慢的品味了起来。
周泽楷也不急着开口,看着苏沐秋一点一点喝完了茶,放下茶杯才开口,却是在询问茶的味道:“如何?”
“好喝,我就喜欢喝这种特别清香的茶。”
“说起来,小周你找我有什么事呢?”苏沐秋看着周泽楷,扬起了一个笑容。
“准备…好了,后日亥时。”周泽楷看着他,虽然是在陈诉一件事,用的却是带着疑问的语气,苏沐秋知道他是在询问自己。
“好啊,我已经准备好了。”苏沐秋对周泽楷笑了笑,然后眨了眨眼开口,“小周是不用担心我的啦。”
“嗯……”周泽楷脸上的表情瞬间缓和了不少,他轻轻偏转头,不去看苏沐秋,而是盯着自己手中的茶看得入神。
苏沐秋明白,他这还是紧张的表现。
还是……担心啊。
苏沐秋笑笑,却也没再看着周泽楷,自顾自地到了一杯茶慢慢品起来。

后日,酉时。
地上画着复杂繁琐的阵法,是让人看了一眼就觉得眼花的那种,阵法一重叠着一重,像是一朵盛开着的巨大的花。
“不过这朵花并不友好啊。”苏沐秋看着阵法笑了笑。
周泽楷看着他,眼里有着疑惑的光。
“啊,没什么,我瞎说的而已。”苏沐秋有些歉意地笑笑。
周泽楷转头,看向阵法,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说:“加油。”
“嗯,我们都会没事的。”

亥时已到。
周泽楷站在了法阵的中央。
他的对面,江波涛的身影从空气中出现。
在看到江波涛的那一刹那间,苏沐秋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开始。”他强压下内心的震惊,手一挥启动法阵。
这个法阵的作用很简单,契约。
与灵缔结契约,使其成为自己的御灵。
平时完成契约的术医会在两位以上,一是为了保证灵力的供给,使仪式能顺利进行,二来是提高保障。
但是今天周泽楷的契约仪式,轮回山庄的少主契约之时,却只有苏沐秋一人来完成此仪式,若被不了解其用意的人听到了,恐怕会笑轮回是个不入流的家族,连这么庄重的仪式都只有一人来进行操作。
但大家族的人就不一样了,诸位家族的人听到后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抹微笑。
一人完成,体验的不仅仅是此人是能力。
更重要的,是在契约过程中施术者会与契约者共同承担因为契约带来的压力,一旦一方失控,另一方也不会有好下场,这个过程,其实是施术者与契约者互相信任,互相支持,共同承担的过程。
像是生命的脉络纠缠在了一起,两人都离不开彼此。
在苏沐秋的操纵下,画在地上的阵法发光,然后开始旋转,阵法围绕着中心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开始旋转,令人目眩。
仪式虽然进行得很顺利,但三人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契约的仪式不仅仅给契约者带来压力,被契约的灵也是在契约的过程中不断适应契约,让自身与契约融合的过程,而这过程,也就相当于将自己的身体分解,融入一些原本不属于自身,会与自身产生排异反应的物质,再将自身合拢的过程。
我不会让小周受伤的。
苏沐秋的眼里满是坚定。

评论
热度(1)

© 银渊千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