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渊千尹

是个非常自我的人
不是喜欢的cp坚决不吃
甜党
文画双渣
感谢能看到我的你

入了凹凸坑
他们为什么那么可爱
心疼格瑞天天被金发朋友卡
这是爱啊小天使

浅生·月笙(9)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念曾昔。
                                                    ——往昔篇

第九回
    原是瞿唐风间阻,
    错教人恨无情。
    小阑干外寂无声。
    几回肠断处,
    风动护花铃。

苏沐秋看着面前的竹简,揉了揉眉心。
他在学习新的术式。
术医几乎都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所创造出的术式除了极为基础简单的小部分以外,几乎都储存在了竹简之中,留在了自己的家族藏书阁中。
苏沐秋其实也不会什么术式,不过基础的全部学会了而已,若他还是隐居不出,不与大家族有来往的话,那些更为复杂有效的术式他是几乎没有机会学会的,那样的他虽是有着术医的名号,但也会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而被埋没于尘世之间,泯没在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不过,这些术式还是很复杂难懂啊……”苏沐秋有些痛苦地看着面前一堆的“基础”术式的竹简。
“苏先生,少主请您去梅园。”
“啊……好的。”苏沐秋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梅园,便是周泽楷曾与他对话有一棵巨大梅树的院子。
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梅园,苏沐秋轻轻地扣了三下门,待听到门内一句“请进。”之后推门走了进去。
梅园,只有他们两人可以进去的地方,周泽楷有事要与他交谈时都会约在此地。
进了梅园,周泽楷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像往常一样给他推了一杯茶过来。
苏沐秋坐在石凳上,接过茶,微笑着说了一声“谢谢”,慢慢的品味了起来。
周泽楷也不急着开口,看着苏沐秋一点一点喝完了茶,放下茶杯才开口,却是在询问茶的味道:“如何?”
“好喝,我就喜欢喝这种特别清香的茶。”
“说起来,小周你找我有什么事呢?”苏沐秋看着周泽楷,扬起了一个笑容。
“准备…好了,后日亥时。”周泽楷看着他,虽然是在陈诉一件事,用的却是带着疑问的语气,苏沐秋知道他是在询问自己。
“好啊,我已经准备好了。”苏沐秋对周泽楷笑了笑,然后眨了眨眼开口,“小周是不用担心我的啦。”
“嗯……”周泽楷脸上的表情瞬间缓和了不少,他轻轻偏转头,不去看苏沐秋,而是盯着自己手中的茶看得入神。
苏沐秋明白,他这还是紧张的表现。
还是……担心啊。
苏沐秋笑笑,却也没再看着周泽楷,自顾自地到了一杯茶慢慢品起来。

后日,酉时。
地上画着复杂繁琐的阵法,是让人看了一眼就觉得眼花的那种,阵法一重叠着一重,像是一朵盛开着的巨大的花。
“不过这朵花并不友好啊。”苏沐秋看着阵法笑了笑。
周泽楷看着他,眼里有着疑惑的光。
“啊,没什么,我瞎说的而已。”苏沐秋有些歉意地笑笑。
周泽楷转头,看向阵法,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说:“加油。”
“嗯,我们都会没事的。”

亥时已到。
周泽楷站在了法阵的中央。
他的对面,江波涛的身影从空气中出现。
在看到江波涛的那一刹那间,苏沐秋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开始。”他强压下内心的震惊,手一挥启动法阵。
这个法阵的作用很简单,契约。
与灵缔结契约,使其成为自己的御灵。
平时完成契约的术医会在两位以上,一是为了保证灵力的供给,使仪式能顺利进行,二来是提高保障。
但是今天周泽楷的契约仪式,轮回山庄的少主契约之时,却只有苏沐秋一人来完成此仪式,若被不了解其用意的人听到了,恐怕会笑轮回是个不入流的家族,连这么庄重的仪式都只有一人来进行操作。
但大家族的人就不一样了,诸位家族的人听到后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抹微笑。
一人完成,体验的不仅仅是此人是能力。
更重要的,是在契约过程中施术者会与契约者共同承担因为契约带来的压力,一旦一方失控,另一方也不会有好下场,这个过程,其实是施术者与契约者互相信任,互相支持,共同承担的过程。
像是生命的脉络纠缠在了一起,两人都离不开彼此。
在苏沐秋的操纵下,画在地上的阵法发光,然后开始旋转,阵法围绕着中心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开始旋转,令人目眩。
仪式虽然进行得很顺利,但三人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契约的仪式不仅仅给契约者带来压力,被契约的灵也是在契约的过程中不断适应契约,让自身与契约融合的过程,而这过程,也就相当于将自己的身体分解,融入一些原本不属于自身,会与自身产生排异反应的物质,再将自身合拢的过程。
我不会让小周受伤的。
苏沐秋的眼里满是坚定。

浅生·月笙(8)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念曾昔。
                                                    ——往昔篇

第八回
    希望与未来
雨晴篱菊初香
人言此日重阳
回首凉云暮叶
黄昏无限思量

一个月后。
苏沐秋住居。
“少主。”
“沐秋?”
“苏先生出门了,您答应他之后,苏先生就天天外出,有时饭都很少吃。”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思考自己这么做到底是让他开心了还是伤害了他的身体。
“领路。”
“是。”

“到了。”
周泽楷看着原本雪白的空地上种满了树苗。
苏沐秋在树苗的中间,他低头弯着腰,手小心翼翼地护着一只小树苗。
“小周。”苏沐秋突然出声。
他缓缓地站起来,像是怕惊扰小树苗般轻声说道:“过来好吗?”
周泽楷侧身穿过树苗之间的缝隙,来到苏沐秋面前。
“你看。”苏沐秋指着那株小树苗,“很可爱吧?”
周泽楷看着小树苗,点点头,但又摇摇头,有些疑惑地看着苏沐秋:“我……不知道。”
他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苏沐秋会这么在意这些小树苗,竟然有时忙得连饭都不吃。
为什么会对这些不会说话的生物用如此温柔的态度。
为什么会觉得这些生物……可爱呢?
他不理解。
所以他需要他的解释。
周泽楷看着苏沐秋。
“小周真是太诚实了。”是苏沐秋失笑。
“你看啊。”
苏沐秋的手拂过小树苗的顶梢。
“他们啊,和别的植物不一样,一出生就面临着这里寒冷的气候。”
“所以他们要努力地去适应。”
“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提升自己。”
“这种精神,难道不可爱吗?”
周泽楷听了苏沐秋的话,这才仔细地打量了被苏沐秋选做范本的这株小树苗。
小树苗本身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但他是向上顽强地生长着的。
“我希望,轮回在你的带领下,能像这些小树苗一样。”苏沐秋看着周泽楷的眼睛。
“沐秋……”
“你会是最棒的轮回山庄少主。”
“我会帮助你,让轮回的未来万丈光芒。”
“你是我们的希望,请带领我们前往一个辉煌的未来吧。”苏沐秋看着发着愣的周泽楷,微微一笑伸出了手。
周泽楷有些慌乱地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原来那时,他的用意竟是如此。
“小周,我能不能……”
“在轮回山庄里种点花草树木呢?”
“现在的轮回是不够的,所以我想改变它。”
“那么,我想先从让它充满生机开始。”
“感谢你能支持我。”
“几年后,这里会是一片漂亮的梅花林。”
“到时候,一起来欣赏腊梅吧?”苏沐秋发出邀约。
“嗯。”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成为我最值得铭记的风景。
以后的时光请与我并肩。
这不是约定,是他对他许下的承诺。

周泽楷住宅。
“江?”周泽楷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看到了化成人形的江波涛。
“小周,时间快了。”
“知道。”
“按计划。”周泽楷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看不出悲喜。
“他会受到不小的损伤啊,你不心疼?”
“这是……必须的。”
“明白了,那我先告退了。”江波涛说完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周泽楷的眼睛眨了眨,轻轻地低叹了一声。
怎么会……不心疼啊。

鬼屋游记

cp:伏八,一句话的尊礼,黑白,草淡
拒绝ky撕逼谢谢
极度ooc注意
时间线在第二季之后
私设两人和好重新同居在小屋里
所有人能力已失去
尊哥复活,尊哥复活,尊哥复活
我甜起来也许还不错(?)

“鬼屋?”
伏见看着八田丢过来的宣传单挑挑眉,然后又是一脸冷漠地把头转了过去。
“不去。”斩钉截铁般吐出这两个字。
“切,”八田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没意思得很,但又不甘心,于是他丝毫不经过大脑思考飞快地开口:“我看你不是怕了吧?”
这种程度的激将法本应该对伏见不起作用,但八田清除地看见,他说完这句话后,伏见咽了一口口水。
哦豁。
紧张的反应。
“才不是。”
八田紧紧盯着伏见的脸看。
伏见被他盯得不赖烦了,伸手推了坐在他旁边的八田一下,然后扶了扶眼睛。
豁哦。
撒谎被识破了。
“那么猿比古,就让我八咫乌大人来帮助你克服吧!”八田干劲满满地说。
“烦死了。我才不需要,到底是有多蠢才需要你来帮忙。”伏见继续不看他。
“总之就这样决定了!”
“有谁会管你啊笨蛋。”

自己好像被笨蛋传染了,竟然蠢到陪他来鬼屋这种自欺欺人的地方。
伏见这样想。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上司也在。
宗像礼司拉着周防尊的手,朝他打了个招呼:“伏见君,好巧啊。”
巧,真巧哈,想不到自己这么蠢的一面还会被人看见。
“室长。”
“伏见君为什么会来这里?”
啧,烦死了,还偏偏是上司的问话,不能拒绝回答。
“陪某个笨蛋来的。”
“八田君吗?”
“是。”
伏见不知是不是自己眼瞎了,他仿佛看见宗像的脸上有一种欣慰的表情。
那种诡异的表情大概可以概括为:
“我的智障儿子终于开窍了”
简直是……鬼畜。
“猿比古,我买票回来了!”八田跑到伏见的身边,把票递给他。
“尊哥也来这里吗?”八田看向周防,眼里是崇拜的光。
“陪人。”周防举了举握着宗像的手。
“啧。”伏见有些不开心地看着八田和周防,“进去了。”他一把拽过八田。

“放开我啦混蛋猴子,很痛欸!”
“啧,麻烦。”伏见松开了手。
“那么,鬼屋里的小鬼,八咫乌大人来了!”
“蠢死了啊喂,一点都不觉得丢人吗。”伏见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出言讽刺。
“哦哦对了猴子,你可要跟紧我啊,被吓到就太丢人了。”八田转头看向伏见。
“切。”

“伏见君?”
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拍了拍伏见的肩。
“嗖!”伏见没有转头,直接甩出了小刀。
这种距离,管你是人是鬼,吃下一击都不好受。
“哇啊。”
“小白,没伤到吧?”
“没有呢,谢谢小黑啦。”
两个人,声音还有点耳熟。
等等?
伏见转过头去。
夜刀神狗朗和伊佐那社在他的身后。
“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伏见有点想杀人。
“玩啊。”伊佐那社回答。
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呸。
“为什么要吓我。”
“只是看见伏见君了想和你打个招呼而已啦……”
“伏见猿比古,你为何出手伤人!”夜刀神狗朗质问。
一脸“你吓到我老婆了我不管你要赔偿损失”
啧,死gay。
伏见不管他俩,大步流星地向前走。

“美咲?”
“美咲?”
“美咲?”
“misaki!”
“在那边。”有声音给他指路。
“谢谢。”伏见刚想抬步走。
等等,回答他的,是谁?
“是鬼。”那个声音又响起。
“哇啊!”伏见慌了,一不小心脚滑,“啪”地一声坐在了地上。
“糟。”
非常糟糕,他的眼镜掉了。
“哎呀伏见没事吧,对不起啦。”又是熟悉的声音。
草薙出云。伏见看不清,但还是借着声音分辨出了这个人。
“你又为什么会来?”伏见咬牙切齿地问。
“因为世理酱有说过要来这里呢,打算吓她一下,没想到看到了你,就顺便吓吓你啦。”
我****
“伏见,还好吧?能起来吗?”
“不能。”
“怎么了,伤得很严重吗?”出云的声音紧张起来。
“不,我眼镜掉了。”
“这样啊,那我帮你找找。”
出云说完也蹲了下来。

然后黑白来了,听说此事后也来帮忙。
然后尊礼来了,听说此事后也来帮忙。

“哟猴子,你怎么了?”
再然后,八田出现了。
“找眼镜。”
“哦哦我明白了,那我也来帮忙吧。”
八田刚踏出一步,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响起。
似乎是……
踩碎了眼镜片的声音。
沉默。
沉默。
沉默。
最怕空气突然地安静。
“Misaki!”
伏见的怒吼响彻了鬼屋。

最后他们都因为超时被工作人员领了出来。

我们仍不知道那天鬼屋之后八妹经历了什么。

END.
感谢你看到这里
祝八田小天使生日快乐!
要和猴哥永远在一起!

浅生·月笙(7)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念曾昔。
                                                --往昔篇

第七回
初涉山庄
一生一世一双人
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
天为谁春
  
“苏大人,该起来了。”
“嗯。”苏沐秋揉揉眼睛,天亮了啊。
天才微微亮起,有微微的阳光透过窗户传进来,温暖又不显得晃眼。
“啊对了,你们在外边等着就好。”
“是。”
被人服侍这种事,不管是出于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还是道德上,苏沐秋都觉得说不过去。
“衣服的话……”穿哪件好呢?
“苏大人,衣服的话少主说过从左到右依次穿就可以了。”
“哦,谢谢。”
“能帮助您是奴婢的荣幸。”
又是这句话,机械般的,冷冰冰的。
苏沐秋轻轻叹了口气,把衣服从衣柜取出来。
衣柜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苏沐秋还用手摸了摸质地。
嗯紫檀,鉴定完毕。
再看看这身衣服。
衣柜中的衣服大多都是白色或者银灰色的,黑色的衣服偏少,有着特别鲜艳颜色的衣服几乎没有,淡色的衣服偏多。
衣服上大多没有什么装饰,简洁却不失美感。
从左到右的第一件衣服看上去比其他的衣服更为尊贵,白色的底面摸上去柔软丝滑,镶着银色的边,花纹不多,布于领口和袖口,用微显青色的丝线织成,不算繁琐但也让人看不出是何物,却有着一种特殊的美感。
把衣服迅速穿好,苏沐秋走到梳妆台前把自己的发绾了起来。
墨发如瀑,只在发尾用一根白色的发带微微束起。
“走了。”苏沐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一下,用手轻轻碰了碰左耳上的,晶体状,透出红色的耳饰。

独自用完早膳,苏沐秋前往去见周泽楷的地方。
面前是一扇朱红色的大门。
领路的人到了此处就自觉地行礼退下,因为那是他不可接近的地方。
苏沐秋看着眼前的大门缓缓打开,周泽楷坐在一棵梅花树下的石凳上,他的面前是一个石桌,石桌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和他坐着的一模一样的石凳,苏沐秋猜测着,那是为了他而特意
准备的。此时还不是梅花盛开的季节,梅树上并没有大片大片好看的梅花,但梅树自身有着秀丽挺拔的身姿,此时在山庄带着微微积雪的背景映衬下,与周泽楷的绝世容颜共同构成了一幅惊世的画作。
“沐秋?”周泽楷砖头看向他。
苏沐秋不忍打扰这份画作,但画中的美人自己开口,他又怎么会拒绝呢?
“小周。”苏沐秋走到他的对面。
“坐。”周泽楷指向另一个石凳。
苏沐秋乖乖地坐好。
“近期有什么安排吗?”
周泽楷眼睛里晃过一道光,但他随后立即摇了摇头,想了想然后说:“熟悉。”
“只是熟悉环境和门内的工作运程就可以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想了想又开口:“两个月。”
“好的,我会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尽力熟悉的。”苏沐秋即刻给出了答复。
“嗯。”周泽楷不再看他,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发起了呆。
“那个,小周?”苏沐秋突然出声。
周泽楷又重新看着他。
“能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周泽楷并没有立即给出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苏沐秋知道,他这是在好好考虑。
“不是什么……”
“好。”周泽楷在他解释之前给出了答案。
“那我说了啊。”
“嗯。”
“能不能……”

浅生。逝星(王杰希庆生番外)

*逝星为方王视角
*王杰希庆生番外
*大量剧透

禁术。
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一天。为了他人而使用禁术的这一天。
可笑的是,他偏偏还觉得心甘情愿。
为什么呢?明明是和自己矛盾最多的人,明明是彼此都互看不顺眼的人。
为什么?就因为他救了自己,就因为他为了就自己而牺牲了生命?
呵……这个答案似乎有点好笑,王杰希忍不住笑出了声。笑着,眼里却是绝望的光,手紧紧握成拳头。
混蛋。

召唤御灵的方式只有一种。通过仪式,借助其他强大术医的力量完成仪式,便可召唤出游离于天地间,因生前强大而灵魂不灭、强于人类的“灵”。
按理说,是没有办法进行“指定召唤”的。
但王杰希翻遍了微草堂的秘宝库,终是找到了“指定召唤”的办法。
不过是禁术,而且对使用者的身体消耗极大。

无所谓了。
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只要能救活他,能救活他就好了。
王杰希第一次感觉一向理智用事的自己失去了理智。

王杰希给自己止了血。
总算是完成了。看着地上的召唤阵,王杰希突然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用术医的血绘制的召唤阵,再加上微草堂的珍藏秘宝,就为了一次指定召唤,还真是非常的奢侈。
自己大概是疯了吧,不然他会为了他做到这种境界?王杰希有些自嘲地弯起唇角。
召唤的仪式,开始了……

方士谦是王杰希的御灵,关于这点虽然方士谦觉得别扭,但他也承认了,不过他还是让王杰希隐藏这件事。
“有人不希望我活着。”方士谦这样说。
整个微草堂,没有人知道方士谦没有死,他以另一种方式回来了;也不会有人知道方士谦是王杰希的御灵,王杰希是方士谦的灵主;更不会有人知道,方士谦回来后对王杰希的第一句话是“等你很久了。”
方士谦就这样,一直以御灵的形式守护在王杰希身边,而王杰希,也配合地隐瞒着方士谦的事。直到那一天。

“呯!”兵器碰撞的声音。
“哎呀哎呀,果然是你呀。”方士谦手持长剑挡在王杰希身前。
“怎么会,你没死?!”那人第一次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命可大着呢。”方士谦盯着那人,眼角带笑,“那么,伤害我和小队长的帐,一次性结清吧。”

“怎么样?天下倒是太平了,只可惜这武林盟主不你。”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挑了挑眉。
“天下太平就好,至于盟主之位,我必定会再次争取到。”
“你啊,真是的。”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笑了,“既然天下都太平了,还想着更高的位置,难道你就不能为自己的健康幸福稍稍考虑一下?下半生也要有个依靠啊~”
“我,找别人依靠?”王杰希白了方士谦一眼。
“是啊,小队长你啊,总是喜欢一个人扛起一切,难道不累吗?需要一个人和你一起吧,而那个人不能比你弱,成为你照顾的对象,如此想来,只有比你强让你依靠咯。英杰他也长大了,你应该考虑自己的事情了。”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眼睛,慢慢说道。
“分析得挺有道理的,你这么认真思考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王杰希还是忍不住挖苦了一下方士谦。
“所以你的意见呢?”少见的,方士谦没有回嘴。
“听起来也不错,就当是珍惜你第一次认真思考的结果了。”王杰希也看着方士谦,“你心里早就有人选了吧。”
“是啊。”
“说说看。”方士谦突然一下凑近王杰希,彼此的呼吸都可以交错。
“就在你眼前啊。”方士谦眨眨眼,等着王杰希的反应。
“哼。”王杰希突然笑了。
“看来你真是认真思考过了呢。”
“毕竟,我也是这么想的啊。”
方士谦笑了,一把抱住了王杰希。
“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澄清。”王杰希开口。
“你说。”方士谦心情格外的好。
“我可不认为你比我强。”
“不承认算啦。”方士谦无所谓地说。
“不过,我会和你一起,背负这一切的。”
“永远永远。”

浅生.月笙(6)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念曾昔。
                                                    ——往昔篇
小江上线

第六回
    轮回山庄
只应碧落重相见,
那是今生。
可奈今生,
刚作愁时又忆卿。

经过大约半个月的路途,周泽楷和苏沐秋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
轮回山庄。
坐落于雪山之上的一座山庄,因为其过于高远,又很少过问江湖中事,所以虽然实力强劲,却很少有别的门派来拜访。
“少主。”
刚到山脚下,就有身着灰色衣裳的人走上前来冲周泽楷行礼。
周泽楷的声音和之前比起来显得严肃了不少,清冷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这是苏先生,你们带他去休息。”
“是。”那人答道,然后对苏沐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边请。”
苏沐秋也没犹豫,马上走了过去,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后就随那名灰衣人走了。
周泽楷站在原地没有动,待苏沐秋从视野里消失后,他的身边有水凭空出现,然后在他身旁汇聚,最后凝成一个男子的样子。
“少主。”那男子的声音算不上特别好听,但让听的人感觉十分舒服,像是清风拂过波光粼粼的江面,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柔。
“江。”周泽楷念出身旁人的姓,“准备好了?”
“自然,就等着少主您带苏先生回来了。”江波涛轻轻一笑,他的笑带点狡黠,但又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
周泽楷点了点头,向江波涛伸出了手:“父母。”
“是。”江波涛握住周泽楷的手,下一秒,两人化作水雾消失在空气中。
周泽楷要向轮回的当家汇报情况,苏沐秋当然理解,但在他离开周泽楷一段距离后,他猛然察觉到了“灵”的存在。
出现在这里的“灵”,会是什么样的存在?若是带有恶意的“灵”,轮回山庄不会放任不管,游离于人间的“灵”却是不会有如此强大的灵力的。
综上所述,答案似乎只有一个。
周泽楷的御灵。
但是,周泽楷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有御灵这件事,作为以后背靠背托付性命的人,这件事,周泽楷是无需对苏沐秋隐瞒的。
那是还没有定下契约?
似乎这个答案的可能性更高,苏沐秋得出了结论。
“苏先生?”
“嗯?”苏沐秋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超过了带路的那人。
“抱歉。”
“您不需要道歉,您的地位与少主的地位是相等的。”
“这是您的住处。”灰衣人指向了右侧的一座房屋,“请您看看,是否满意。”
灰衣人指着的房屋并不十分惹眼,虽然很大,但没有用大红大紫的颜色装饰,青色的瓦片和雪白的墙壁,让人感觉十分舒适。
“不用看了,就这吧。”苏沐秋很高兴,虽然周泽楷的品味他是信得过的,但轮回山庄的建筑也是上了年纪的,不可能是由周泽楷的意愿来修建的。
“那下属先告辞,您请休息片刻,少主的指示我会第一时间传达给您。”
“好的。”苏沐秋走进了屋子里,“对了,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并没有名字,能帮助您是属下的荣幸。”灰衣人说完,匆匆地走了。
“哪有人连名字都没有的啊。”苏沐秋走入房中。
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多可悲。
屋子中有几个婢女,苏沐秋笑着对她们打了招呼,而那些婢女一个个都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苏沐秋。
“那个,问一下,卧室在哪里?”
“这边,奴婢领您去。”有一位地位似乎高一点的婢女答道。
“感谢。”
“能帮助您是奴婢的荣幸。”
机械般的回答,苏沐秋有些失望。
这轮回山庄,少了一点生气啊。
苏沐秋躺在床上,望向窗外。
连一株植物都没有。
这轮回山庄,可真是有点冷清啊。
但是,这轮回山庄这么冷清的地方。
却有着他的温暖存在呢。
苏沐秋的唇角勾勒出温柔的弧度。

浅生.月笙(5)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念曾昔。
                                                    ——往昔篇
要坚持更新了啊
强行甜一发

第五回
    唯一不能奢求之物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夕如环,
夕夕都成阙。
若似月轮终皎洁,
不辞冰雪为君热。

回去的路程并不遥远,但苏沐秋并不是很想立即到轮回去,放弃自己闲云野鹤的生活。
这一个决定,还是需要付出不少代价的。
于是苏沐秋每每在路过一个小镇子的时候都要停下来,为村民们看看病,到村中到处逛逛什么的。
周泽楷心知他是不想很快就失去自由自在的生活,但他什么都没说,总在一旁静静地站着看着苏沐秋。
不可否认的,在这中间他也学到了不少,向来养尊处优的小少主,博学多才,唯独不谙民间之事。
因为他在这个位置上。
轮回山庄少主的位置上。
他能拥有钱财、力量、名誉、地位……他能拥有让百姓羡慕的一切。
但他唯一无法拥有、也不奢望得到的,就是自由。
所以像这样,在苏沐秋的身边,静静地陪着他,看着他,好像是真的
挺不错的。
“小周?”
耳边响起那人的呼唤。
周泽楷抬眸,对上他的眼睛。
“前面有一个小镇子啊,我们去逛逛好不好?就当是补充一下物资了。”苏沐秋笑着开口。
不得不说,苏沐秋的笑容真的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奇异力量,像是妖物一般的魅惑,眸子中流转的波光像是要把人卷进去一样。
周泽楷的脸又有些不可控制地红了起来,他立刻垂下了眸子,点了点头。
“就知道小周对我最好了。”苏沐秋笑得很是开心。
镇子不大,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但是苏沐秋还是很开心,领着周泽楷在镇子里兜兜转转,周泽楷不是什么玩心很大的人,但毕竟还是小孩子,很容易被各种东西吸引视线,而他这些细小的举动,却也逃不过苏沐秋的视线。
“小周你看。”苏沐秋见周泽楷多看了两眼,便主动拿起那件物品。
是一颗珠子,水蓝色半透明的,没有什么多余累赘的装饰花纹,但简简单单的也挺好看的。
更重要的,这是周泽楷看上的。
苏沐秋又开口:“小周你觉得怎么样呢?”
周泽楷盯着珠子仔细看了两秒,然后歪着脑袋想了想,认真地回答:“好看。”
“噗嗤。”苏沐秋忍不住笑出了声,小周还真是……诚实得可爱呢。
“那我买了,老板,这个要多少钱?”
苏沐秋和那店主一阵讨价还价,周泽楷的目光有些呆滞,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砍价,不,他根本就不会砍价,所以连想都没有想过。
终于,苏沐秋凭着他的伶牙俐齿和出色的外貌,将珠子的价格砍到了原价一半。
“怎么样?”苏沐秋拿着珠子看向周泽楷,有点求夸奖的意味。
“好棒。”周泽楷给予了两个字的鼓励。
苏沐秋更开心了,手一抬,蓝色的灵力在空中凝聚,然后变成了一根淡蓝的丝绳。
他将丝绳穿过珠子,然后把它戴在了周泽楷的脖子上。
“好看。”苏沐秋如此评价。
周泽楷眉眼微垂,脸上似乎有些不自然的红,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不用说谢谢,不要说谢谢。”苏沐秋直直地注视着周泽楷,“我们之间,我希望是不会说谢谢的距离。”
苏沐秋的语气很是认真,但周泽楷有些不懂,只好点点头暂时答应。
又转了一会儿,苏沐秋提议在此过夜。
周泽楷没拦着他,默许了这个决定。
吃过晚饭后,苏沐秋表示要出去一趟,周泽楷同意了,然后就无聊地一个人在他们的房间里把玩着那颗蓝色的珠子。
他到底是为什么会看上这颗珠子的呢?
周泽楷仔细地想了想,却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苏沐秋没在身边让他有点焦躁,更加不能集中精神思考了。
真是的,怎么才刚刚离开,自己就开始想他了呢?
还好苏沐秋没让他等太久,他一回来就拉着周泽楷到屋外去。
“沐秋?”
“跟我来,我有一个小惊喜要给你。”苏沐秋眨眨眼睛。
周泽楷跟着苏沐秋走了一段山路,到了一个山坡上。
这时,周泽楷才发现,这里竟然种满了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漫天的桃花飞舞着,在月亮的照耀下更显幽美。
苏沐秋拉他到一棵桃树下坐好,用手蒙上他的眼睛。
“数个一、二、三。”
“一。”
周泽楷的睫毛微颤,扫过苏沐秋的掌心。
有点痒痒的。苏沐秋想。
“二。”
苏沐秋抬起另外一只手,手中光芒汇聚。
“三。”
周泽楷看见,天空中一朵一朵的烟花绽放。
璀璨的光芒拥着繁星。
周泽楷愣神。
苏沐秋看着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然后他也抬起头,仰望星空。
烟花很美。
但,
却比不上你一分的绚烂夺目。

十二魂•寻碑(叶修庆生番外)

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寻碑为伞修视角
*和月笙不是一个世界的
*其实是另一篇长篇的几处细节,当预告看也可当纯粹的短篇看也行,毕竟文以先把浅生系列写完为主旨
*近期中考,中考完可能要开始努力更新了
*没有问题的话开始

一往情深深几许,
深山夕照深秋雨。

叶修醒来时,眼前是一片荒芜。
他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了在自己身边的同类。
那位也在看着他。
叶修看见他的眼睛,淡淡的橙黄色,但比起耀眼夺目的太阳,叶修感觉他的眼睛更像是明媚优雅的月亮。
“走吧。”他对他说。
然后对他伸出了手。
叶修握住了他的手。
一起面对这个黑暗荒芜的世界吧。

“近来工作量好大啊。”叶修躺在床上,不住地抱怨着。
“没办法啊,听说凡间发生战乱了,得志的是统治者,死伤的却是无数的百姓。”苏沐秋皱着眉,修长的手指在竹简上划动着,竹简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的名字,每一次手指划过,都会划掉一个名字,而那个名字在几次呼吸之间就消失了,留出的空隙又有新的名字出现。
划掉的名字就这样永远消失了,像从未有过一般,再也不会出现了。
每划去一个名字,就代表着一条生命的终结。
但这并不是说苏沐秋残忍,这是他的职责。
身为“引渡人”的职责。
引渡者,为尘世卑微的生灵们引导逝去后的路。
苏沐秋和叶修,就是尘世最高级别的引渡者, 自天地开辟出现的引渡人。
“你说,为什么人类非要为了什么名啊权啊利啊争个不休,我看着都挺胃疼的。”叶修这样说着,还煞有其事般地在自己身上揉了揉人类胃的位置。
苏沐秋笑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叶修不愿意工作,那么他的活只能让他一个人做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认为很有趣吧。”苏沐秋随口答道。
“嘁…那还真是奇怪的爱好呢。”叶修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在我看来他们真是无聊死了啊,浪费时间在没用的事情上,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什么灵魂纯净的人了。”
他和苏沐秋能看到人类灵魂的纯净程度,这也算是引渡人的特权吧。
清澈的,比星星还要璀璨夺目的灵魂,是最最稀有的存在,但他们都从没见识过。
他们只看见人们的灵魂由白色越来越变得黑暗,浑浊,肮脏不堪。
苏沐秋不可置否地笑笑,突然开口询问:“那阿修认为,怎样才是有趣?”
“现在这样就挺不错的。”叶修想了一会,摸着下巴回答。
“是,你现在过得特别逍遥自在,当然觉得很有趣啊。”苏沐秋合上竹简,看向叶修。
叶修摆摆手:“你怎么老是把我想象得那么肤浅啊。”
“那你认为,现在什么是有趣的?或者说你想要留住的?”苏沐秋颇有兴趣地追问。
“还用问吗?”叶修白了他一眼,“当然是…哎不告诉你,你自己猜猜看如何?”
苏沐秋叹了口气,无奈地笑起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想的些什么啊,收拾一下东西,时辰就要到了。”
“哦。”叶修跳下床,“反正也没什么要带的,直接去吧。”
“嗯。”
“你不再好奇一下?”叶修走向苏沐秋,开口。
“算了,你要告诉我的话,到时候自然会告诉我的。”苏沐秋笑笑,“我们的寿命可是很长的啊,不怕等不来你的回答。”
那你慢慢等吧,等到时候了,哥再给你一个惊喜。叶修这样想。

“沐秋!”叶修的声音嘶哑。
“抱歉啦…”苏沐秋笑着,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再见。”
苏沐秋消失在了空气中。
“为什么…你明明…混蛋…”叶修的声音有些哽咽。
苏沐秋不在了,他就像那些被划去的名字一样,再也不会出现了。
纵为引渡人,叶修也无法拯救他,甚至无法追寻他的灵魂。
引渡人拥有漫长的寿命,但相应的,他们的灵魂,是没有转世的权力的。
混蛋…不是说过人生的很长的吗?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啊。
只要和你在一起,怎样都好啊…

帝都开了一家店铺。
店的名字很奇怪,叫做“十二魂”。
经营的时间也不定,门总是闭着的,偶尔有人推门进去就立即被赶出来。
有喜欢多事的人数了数,一直到店铺彻底关闭,才接待过十二个人。

“十二魂之约,我已完成,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叶修看着自己的手心,那里有着十二道红色的纹路。
苏沐橙出现在空气中,点点头。
“那么,开始吧,沐橙要借用一下你的记忆啊抱歉。”
“没有关系的,叶修哥快开始吧,我也想早点再见到哥哥。”
苏沐橙和苏沐秋是双生,天道本只诞生两位引渡人,但苏沐橙却与苏沐秋以双子的形式存在于世,没有谁真谁假,都是天道定下的引渡人,只不过苏沐秋一直没有让苏沐橙做什么,一直将引渡人的工作一人承担着罢了。
叶修的手轻轻点了一下苏沐橙的额心,一团橙色的光球从苏沐橙额心浮现,然后被叶修托在手里。
苏沐橙的眼睛一瞬间迷离起来,然后无力般向后倒去。
叶修用另一只手托着她,然后将苏沐橙轻轻地放在一个光圈中。
叶修看着手中的光球,眼神变得认真起来。
开始吧。
我来接你了。
接你回家。
他的脚下突然浮现出无数大大小小的阵法,密密麻麻看得人眼花。
叶修闭上了眼睛,将光球向上举起,开口吟诵着古老的咒语。
阵法都在一瞬间亮起来,耀眼的光芒衬得月亮都黯然失色。
叶修手心那十二道红色的纹路像是有生命般,从手心窜出,在空中组合,然后凝成一颗晶体的形状。
与苏沐秋的记忆一点点在眼前回想起来。
“走吧。”他对他伸出手。
“我们今后就要当好引渡人啊。”他叮嘱他,实在不放心以他的性格到底会怎样对待这份枯燥无味的工作。
“阿修?别偷懒啦!”他看着他笑着。
“阿修我叫你看好沐橙的!”他有些焦急,但叶修一想到苏沐橙就在不远处看他们的好戏就想笑。
“阿修,把这几天工作完成,我们就去凡间逛一圈怎么样?我记得你说想尝尝凡间的吃食的。”他忙着赶工作,头也不抬地对他说,因为他无意中一句“想去凡间吃点东西。”他辛苦奋斗了几个晚上。
“阿修,发什么呆呢?”他猛然从工作间抬起头看着他,却不知他已经装作若无其事地发呆其实是看他看了几个时辰了。
“阿修,我记得凡间有一种说法叫过生辰。”
“把我们相遇的这天当作你的生辰可好?”
“那就这么定了!阿修,生辰快乐!”
“哈哈,有点奇怪呀,听凡间说过生辰要送礼物的。”
“那,我送你个秘密当作礼物如何?”
“阿修,我…”

“阿修。”熟悉的声音,穿透了那些过往,直直地进入了他的心房,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回荡着。
“沐秋。”叶修睁开双眼。
“阿修,生日快乐啊。”苏沐秋笑着说。叶修发现,苏沐秋的灵魂是纯白色的,比雪还白,比水晶还晶莹,比明月还皎洁。
“那么,礼物呢?上次你一直没告诉我那个秘密啊。”叶修也笑着。
苏沐秋慢慢地向叶修走近,每走近一步,他的身体就稳定一分。
在他到叶修面前时,他已完全恢复,就像刚出生般的充满着生机与活力。
“礼物啊…”
苏沐秋越靠越近。
直到两人的双唇没有任何的距离。
“告诉你吧,我爱你。”
苏沐秋的眼睛中似有星光闪烁。
“巧了啊。”叶修搂着苏沐秋的脖子,“哥也是。”

叶寻秋悲前世忆,
修得半盏浮生闲。
生若浅风无迹寻,
日落残影不能醉。
快马扬鞭续旧缘,
乐随君守情不悔。

生日快乐,叶修。
我们最爱的叶神。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了你,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你。
5.29叶修生日快乐。
感谢你看到这里。

浅生。月笙(4)


           第一章
  月影幻光初相见,荒火碎霜恋曾昔。
                                  __往昔篇
         第四回
  一个朋友
这章由于太过伞修了还是打了伞修的tag,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以及这篇文虽是伞周,但还是有点是微伞修微周江周的,请大家谅解。
“小周……”
“解释。”周泽楷周身的气场突然变得很可怕。
他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能说服他的解释。
“……”
“解释。”周泽楷重复了一遍。
“小周我……”
“解释!”
他想要一个解释,他需要一个解释,他只要一个解释。
“相信我,什么都没有。”
“唰!”长剑出鞘,银白色的,剑身修长,看起来极轻的剑指着苏沐秋的脖颈。
他很愤怒,才刚刚决定要信任这个人,才刚刚为这个人打开了心房,才刚刚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这个人。
现在,他连个解释,就算是个极其敷衍的解释都不给自己。
“好吧。”
“听我说,真的……”苏沐秋看着他的眼睛,“真的什么都没有。”
周泽楷有一瞬间的晃神。
他仿佛看见了苏沐秋纯黑的眸子中蕴含着一丝银色。
就是因为这一丝银色,他竟然放下了剑,然后点了点头,说:“嗯。”
苏沐秋笑了起来:“那就好。”
周泽楷木然地点着头。
苏沐秋笑着,耳边鲜红色的耳饰一晃一晃,特别显眼。
耳饰?身为术医,不是应该不会佩戴任何饰品的吗?
周泽楷疑惑。
“耳饰。”周泽楷开口。
“啊,这个吗?”苏沐秋用手轻轻碰了一下右边的耳饰。
周泽楷走近一点,他现在才看见这枚耳饰通体红色,虽然不是流光溢彩,但晶莹透亮,纯粹得不像凡物,里面像是有液体在翻涌一样,只一眼,那妖冶的红色便离不开周泽楷的视线了。
“这个是我的一个朋友送我的,说是能帮助我感应灵力。”苏沐秋又碰了碰耳饰,周泽楷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朋友?”不是说“月影者”独来独往,不与世俗有过多的来往吗?那他的朋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得到有利于感应天地间最虚无缥缈,又最强大的灵力的物品,还这么随便就送给了他?
“是啊,一个……”苏沐秋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笑了起来,“一个很嘴欠,很嘲讽,又很强大,内心其实很温柔的……人。”
他明明是这么温柔的人,还夸别人温柔?
那人,对他到底是多么好啊。
周泽楷突然有些嫉妒。
如果他们遇见得再早一点就好了啊,这样,他们就会有很多很多的回忆了。
“耳饰,名字。”
“耳饰的名字?我想想看啊,他好像是说过的,还要我好好记住,叫什么啊,想不起来了……”
“啊。”苏沐秋抬头,“忘了。”
周泽楷沉默。
“别这样嘛,一时间记不起来了而已。”苏沐秋有些尴尬地摆摆手,“反正他也不会在意。”
“在意。”
“我很在意。”周泽楷盯着他。
“真的想不起来了啊……”苏沐秋无奈极了。
周泽楷一直盯着他,他真的很在意。
苏沐秋又偏头想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
“别这样看着我啦。”苏沐秋继续揉着他的头,凑近了一点,额前的碎发碰触到了周泽楷头顶软软的发丝,“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会受不了的。”
周泽楷的脸一瞬间变得通红,他别扭地转过脸去不看苏沐秋。
“真的很可爱呀。”苏沐秋又靠近了一点。
“不逼你了。”
“哎,这才对嘛!”苏沐秋向后移了一点。
周泽楷刚刚松了一口气,想平复一下心情时,苏沐秋却离他更近了,苏沐秋笑着说:“小周最可爱了啊。”
周泽楷的脸又红了。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们走吧。”苏沐秋转身,顺势拉起他的手。
“?”
“走吧,去轮回山庄,让我看看你曾经成长的地方吧。”
“你的未来,将会有我的身影了。”
那,不去想了吧。
不去想那些奇怪的事了吧。
他们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还有人生那么长的时间。
他会等待的,等待着有一天,他会亲口告诉自己答案。
“嗯。”
周泽楷紧紧回握住了他的手。